零点书院 > 大戏骨 > 1061 角色分析

飞剑问道魔鬼传奇神藏龙骨战帝牧神记无敌血脉超品相师风流青云路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出演“活埋”,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出演“地心引力”,难度还将更上一层楼。

阿方索-卡隆的剧本彻头彻尾地执行了极简化策略,基本砍掉了演员的所有枝枝桠桠,只留下关键信息,然后一切空白都留给演员来慢慢填补。

相较而言,虽然“活埋”被困在了一个小小的木头箱子里,但其实表演的支撑点是非常之多的,情感爆发力和情绪转折点都一目了然;现在的“地心引力”,几乎等于把所有表演支架都拆掉,完全依靠演员的内功和基本功来推动演技,并且还是需要全情投入。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演员必须先做好提前功课,以方法派演技,真正地构建出整个角色的心路历程,不仅仅是像当初那样躺进棺材里切实地感受密闭的痛苦,还需要构思角色的背景、历史以及故事,几乎就相当于撰写一本人物传记。

而后投入表演之中时,必须按照导演的构思和框架,以表现派演技进行引导,奉献更加精准、更加细腻、也更加深刻的演出,与故事情节、主题核心相辅相成,进而将角色完全融入故事之中,以一个独角戏的故事讲述整个宇宙、整个自然、整个生命,让观众忘掉角色本身。

真正地演活一个角色,却又需要让这个角色消失。如此自相矛盾的言论,却是对“地心引力”的最佳诠释。

先是方法派演技,而后是表现派演技,最后再次回归方法派演技,这可以看成是“地心引力”表演过程中的理论顺序。当然,在实际表演过程中,自然不可能区分得如此详细,而是浑然一体的,但在投入表演之前,却是至关重要的准备阶段。

对于蓝礼来说,这不仅是一次严苛到了极致的挑战,同时也是再次打磨自我演技实力的绝佳良机。尤其是刚刚经历了“悲惨世界”的舞台演出之后,现在投入这样一个角色的表演,绝对是再好不过了。

否则,蓝礼也不会在结束了舞台剧演出之后,仅仅休息了一周时间,然后就马不停蹄地来到了英国,准备迎接挑战了。

上一世的桑德拉-布洛克,奉献了个人职业生涯最佳表演,甚至超过了她的封后之作“弱点”,真正地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一世,蓝礼却必须另辟蹊径,以男性的视角来诠释出一个不同的角色。

在男版瑞恩-斯通这个角色身上,可以确定的是,遭遇了太空灾难之后,第一阶段、第三阶段与女版是保持一致的。第一阶段是求生本/能、垂死挣扎,第三阶段是幡然醒悟、重新振作。

真正的差别应该出现在第二阶段,摆脱性别的标签束缚,进一步拓宽整部电影的主题。

蓝礼曾经思考过,借鉴上一世桑德拉的故事设定,为瑞恩设置一个家庭,比如离异的妻子,再比如病重的女儿,乃至于因为意外而过世的女儿,还比如说年迈的父母,诸如此类,他们的疏远和离开,渐渐斩断了瑞恩的所有羁绊,在绝望之中,瑞恩开始放弃求生的尝试。

但反复思考过后,蓝礼却否决了这样的方案。

不是因为借鉴了他人的设置,而是因为“地心引力”这部作品的特殊,简单粗暴的复制黏贴是不管用的。适用于桑德拉版本的女性视角,放在男性视角之上,整个主题意义顿时就开始回落了。

如果按照蓝礼原本的构思,那么重新唤醒瑞恩生机的,是责任,也是羁绊,来自妻子来自父母来自儿女。这是可行的,但哲学角度来说,却没有达到生命与宇宙的高度,反而是落了下乘。

桑德拉版本的瑞恩之所以能够升华主题,首先在于利用了女性的母性特质,以母亲和女儿之间的羁绊建立了基础,经过生死关头之后,放弃了羁绊的执念,不再沉浸于女儿的过世所带来的悲伤和麻木之中,重新回归了生命的本来意义,焕发新生,接受了来自地心引力的召唤。

于是,振作精神,开辟出了一条回归的道路。

而蓝礼复制黏贴的版本,却是背道而驰地将责任演变成为了执念,以亲情和家庭作为牵挂和动力,唤醒生存的希望,这反而是落了下乘,简单粗暴起来。

更进一步,单纯地以桑德拉的故事版本套用到蓝礼身上,但女性所拥有的孕育生命特质却在男性身上缺失了之后,反而是放大了“性别差异”所造成的生活体悟差异,诠释的奥义也就变得单薄而肤浅起来。

之前,蓝礼和阿方索在探讨整个电影项目的角色构思之时,提起了“生命之树”这部作品,并且构想了男版瑞恩-斯通的蜕变,缺失了女性的特质之后,进而再深入地放弃男性的特质,模糊性别差异的奥妙,纯粹地回归到生命本源——

宇宙大爆炸的时刻。

在一片混沌之中,爆炸发生了,大刀阔斧地开天辟地,继而诞生了生命迹象。

换而言之,男版瑞恩象征的应该是生命源力,纯粹而原始的生存动力。于是,蓝礼重新展开了构思,构思了一个更加纯粹的动力:

从家人开始引申起源,赋予了一个人社会属性,成为了这个人的支持和动力,鼓励这个人开始追求自我;继而进一步发展,进入这个人追求自我和本我的逐梦过程,并且在追逐过程中,渐渐开始斩断社会联系,变成一个纯粹的生命体,放弃所有社会属性。

但在生死存亡的瞬间,又重新回归了整个生命重塑以及晋升高级生命体的过程。

儿时的瑞恩-斯通,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典范,他擅长精通所有事情,从学习到运动,从礼貌到社交,乃至于自我生活管理,堪称完美。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父母的关爱和支持,弟弟的崇拜和敬仰,他们始终是瑞恩的最大靠山,他们支持着瑞恩勇敢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对于瑞恩来说,他向往着太空宇宙,向往着未知的神秘,所以,他希望成为一名科研人员,离开地球,在宇宙之中研究整个庞大的星系,追逐人类的起源。在家人的支持之下,他开始忘我地朝着目标飞奔前进,并且实现了梦想。

瑞恩成为了一名宇航员。

但是,在不断奔跑的过程中,瑞恩渐渐与家庭变得疏离起来。

一方面,因为飞向宇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竭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实现,他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梦想之中,忘乎所以,甚至忘记了他自己的存在,更是忽略了其他所有人。

另一方面,因为他是天才,看待世界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就好像“生活大爆炸”里的那一群宅男怪胎一般。家人根本无法跟上他的脚步和节奏,他们不懂他的世界,而他也不懂他们的世界。

就这样,渐行渐远。那些期许和关怀,反而慢慢地成为了压力,重重地落在了瑞恩的肩膀之上,于是,他开始学会了独立,也学会了坚强。

对于普通的男人来说,社会不允许他们脆弱和悲伤,需要他们坚强起来,承载所有重量;但对于瑞恩来说却不同,性别的属性排在后面,更多是来自天才与普通人的思考差异,剥离了性别之后,所有事情都以数字、逻辑、规则的方式排列组合。

“生活大爆炸”里谢尔顿-库珀在眼中,性别就是一个社会属性,他所不具备的社会属性。

于是,瑞恩越来越冷漠,与家人的联系也越来越薄弱。在太空的意外发生之时,他已经多年不曾与家人联系了,孑然一身,社会属性渐渐从他的身上消失。

爆炸发生之后,度过了第一阶段的求生之后,生命极限之中的死亡恐惧和孤寂落寞,狠狠地击溃了所有盔甲与防线,这让瑞恩重新审视自我和本我,积累了二十多年乃至三十年——具体年龄设置还需要与阿方索进一步商量——的社会属性,再次出现,害怕、担心、绝望等负面情绪开始爆发,于是,瑞恩决定放弃。

置身于太空宇宙的环境,犹如子/宫,也犹如宇宙之初的一团混沌,瑞恩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生命诞生之初的状态。

然后,整个漫长的人生,再次经历一遍,犹如重生,但更似宇宙大爆炸的过程。

在蓝礼的构思之中,整个重新回归自我和本我的过程,唤醒了家人的记忆,更加唤醒了家人支持之下的梦想和动力,这使得瑞恩得到了再次审视自我的机会:

他的梦想不是成为宇航员,而是成为宇航员之后,研究宇宙,研究生命,研究未知。但现在,终于成为了宇航员,却已经失去了当初的激/情,同时也失去了成功之后的喜悦,似乎所有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一层不变的日子,规律起来之后,就麻木了。习惯都是如此可怕的。

现在,一次意外打破了惯性之后,重新回溯了一次人生,也重新找到了目标。

不过,问题就在于,“回溯人生”,这在电影之中是做不到的,因为电影的时间和篇幅是有限的;上述所有的思考内容,在电影之中都是不会出现的,甚至是不能出现的,只是蓝礼的自我构思而已。那么,他应该选择一个什么切入点,将如此庞大恢弘的思想,带入电影之中呢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