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大明第一祸害 > 第162章 意外

飞剑问道魔鬼传奇神藏龙骨战帝牧神记无敌血脉超品相师风流青云路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茶楼的说书先生翻开《大明皇家特刊》,用大白话讲解各地方投稿的署名文章。茶客们停止交谈,认真聆听文章的内容。说书先生读完一篇,留刻把钟让茶客们议论,接下去讲解下一篇。

这是京师百姓新起的娱乐方式。印刷厂宣称缺少识字的校对人员,一股脑把交由西厂的投稿文章全部刊印。

第一期刊印的过半文章指责太子。例如太子故意堵塞通往北方道路误导朝臣、违反海禁的祖制私自出海、妄图抢夺驿路之类。于是乎,特刊的内容充满娱乐性。有指名道姓骂人的、有举报贪污渎职的、有公开骂朝臣的、有为大臣叫屈的、有致仕官员抨击时政,甚至还有首辅刘健的澄清文章。

在百姓看来,识字的人骂架比泼妇吵架有趣。

特刊每七天刊印一期,每期的报纸张数由稿件决定。这期正反面印了十大张!折起来比书籍厚。

《论太子私铸银币》、《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几乎都围绕银币展开,九成是反对声。

“切!银币不会发黑,那群地主老财不用经常擦银子多好的事。”有茶客喝倒彩。

也有人喜大普奔:“万一市面上推广银币,官员贪墨的银锭可怎么花哟。”

“哈哈哈,银币压根不可能私铸。有些人家有万两银锭也花不出来。”河套买货倒手的商人拿出银币四下传阅,引起大家的惊叹声。

“还是别推行银币了。铸造精巧的银币,太子殿下肯定没少掏银子补贴。”有老汉心疼地摸着银币说。

陛下和太子爱民如子,时常用各种借口贴补他们小老百姓。听说这次太子把日进斗金的醉仙楼改成超市,能用低价买到盐和糖。左邻右舍都在伸长脖子等超市开张。只有那群黑良心的人才会说陛下和太子不好。

商人拍桌子大笑:“老人家别替太子瞎操心。云中城装了大量的风车,风车驱动机床冲压银币成型。和铸铜钱不是一个理!”

“说的好像你亲眼见到,你不会是内行厂派出来的探子吧?”茶楼二楼雅间有锦衣公子质问商人。

商人厌恶地皱皱眉头:“只要付1文钱门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云中城的铸币厂参观。”

“堂堂一国太子竟然行商贾之事!”锦衣公子摇着扇子撇撇嘴不屑地道。

老汉怒发冲冠,指着锦衣公子大骂,“行商贾之事的太子让老小儿一家过上好日子。你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骂太子。”

“大家伙儿上,让这龟孙子切身体会太子行商贾之事的正确性。”商人撩起袖子振臂高呼。

茶楼里大多数茶客涌向二楼,把锦衣公子揍得哭爹喊娘。茶楼的掌柜和小二们一旁咋呼几声装样子。附近负责治安的五城兵马司撒腿远离。跟随锦衣公子出行的护卫,被愤怒的民众踩在脚底下,进气没有出气多。

其他雅间的客人关紧房门,笑骂锦衣公子傻。真以为茶客们喜欢听特刊上的文章是讨厌太子?京师90多万人口,依靠内行厂吃饭的百姓十之有四。在京师骂陛下和太子,东厂番子不找上门,普通老百姓会先打一顿出气。

“你们知道本公子是谁吗?”锦衣公子在拳脚相交时护住脸,忿忿不平地吼道,“本公子是前代衍圣公之子,当代衍圣公侄子,李阁老的女婿。尔等刁民……”

孔闻韶话音未落,落在他身上的拳头瞬间消失。移开护住脸的双手,只看到茶客四散逃窜的背影。不一会儿茶楼大厅空无一人。遍寻不到掌柜和说书先生的身影。

雅间里的客人用扇子遮面相继离去,只留下孔闻韶和只剩下一口气的护卫们。

离去的客人中有一位粉雕玉彻、长相水灵,装扮成少年郎的少女。她鼓着腮帮气呼呼地骂道:“这就是爹爹百般夸赞的孔大少?还不如爹爹时常挂在嘴边的祸害。”

李晴偷听她爹李东阳和姨丈说起孔大少再次来京,瞒着家里偷偷跑出家门。前次孔大少来京让她爹帮忙,致使她爹得罪太子。如今姨丈张天师沾上崇王的事,事事低调;她爹晕了几日,身体刚好。若孔大少来意不善,她拼着不要婚事也不能让家人牵连遭罪。

万没想到,孔大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处处冒着傻气。和她理想中的夫婿天差地别。

“三小姐!”同行服侍的侍女跺脚疾呼,“这话只能在家里说。老爷交代过:东厂是只打盹的老虎,在外注意言行。”

李晴叉着腰怒骂:“你不说没人会知道我爹是谁。那个挨揍的傻帽竟然会是我未来的夫婿!爹一定是眼瘸了。”

回到李府,李晴越想越不如意,提笔给大哥写信,希望大哥能想办法解除婚约。

受宋朝朱理程学的影响,女子受限极大。李东阳和李兆先是开明的人,对李晴偶尔假扮男子出门逛街视而不见。李东阳知道女儿的性格,特意挑选有求于他的孔闻韶。

孔闻韶的爹、六十一代衍圣公孔弘绪滥杀无辜,被先帝夺爵废为庶人。衍圣公的爵位由孔闻韶的叔叔承袭。孔闻韶想要拿回爵位,必须要有强有力的外援。他的姨丈程敏政被夺官,如今只剩下李东阳可以帮他。所以李东阳一点也不担心女儿嫁过去受罪。

李东阳在文渊阁票拟收复哈密的奖赏文书,五城兵马司报信孔大少被暴民打伤,李东阳匆匆赶往出事的茶楼。孔大公子从小到大没被人打过,逼着五城兵马司抓捕殴打他的暴民。都指挥无法,请来李阁老处理。

在家的李晴知道后,差点被呕死。孔大少脑子进水讥讽太子,东厂没找他算账,他到好意思找百姓的茬。可不能让这傻子连累她爹。

李晴坐上马车出府,打算喊她爹回家吃饭。待到酒楼门口,她戴上帷帽正准备下马车。

突然,一串鞭炮从远处飞来,落在高大的骏马旁。劈里啪啦一阵炮竹声,马匹抬起蹄子嘶鸣。“嘶~”骏马拖着马车失控往前跑。

李晴一声尖叫,从马车摔下。

“谷大用,把人接住。本宫不想回宫被父皇骂。”闯祸的朱寿吩咐谷大用。

李晴见到魁梧的汉子想要接住她,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女子怎可在大庭广众被男子搂抱!李晴瞧见汉子身边有位眉清目秀的少年,用力蹬住汉子借力扑到少年。

倏地,朱寿被一女子砸趴下,下意思的抬手推人。摸到一团柔软,他神色变了变。

在女子张口尖叫前,朱寿用尽吃奶的力气喊道,“非礼啊!”

“恶念值+1……”

李东阳当场晕倒。这次是真的晕了。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zgxqdq.com。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